• <object id="62sww"><acronym id="62sww"></acronym></object>
  • <menu id="62sww"></menu><input id="62sww"><tt id="62sww"></tt></input>
  • <menu id="62sww"><u id="62sww"></u></menu><input id="62sww"><u id="62sww"></u></input>
    <input id="62sww"></input>
    <menu id="62sww"><tt id="62sww"></tt></menu>
    <menu id="62sww"><u id="62sww"></u></menu>
  • <input id="62sww"><u id="62sww"></u></input>
    <menu id="62sww"></menu>
  • <input id="62sww"></input>
  • <object id="62sww"><acronym id="62sww"></acronym></object>
    <menu id="62sww"></menu>
    <input id="62sww"><u id="62sww"></u></input>
    <menu id="62sww"><tt id="62sww"></tt></menu>
    <menu id="62sww"></menu>
  • <input id="62sww"></input>
    發新帖  新投票  回帖  關閉側欄
    1045736個閱讀者,148條回復 | 打印 | 訂閱 | 收藏
    隱身或者不在線

    發表時間:2015-3-18 10:56

    [原創] 走,我們去麗江.



    正午葵花 發表在 情感酒廊 華聲論壇 http://www.okfdzs1988.com/forum-89-1.html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沉悶了一個冬季,只張望著溫暖的候鳥期待著藍天與飛翔,可蝕骨的北風一次一次隔斷伸向溫暖的臂彎,也頻頻躲避著森林深處印著寒光的冷箭.
    終究,一切歸于平靜,再也不甘這樣的沉寂,想要一場無畏的,流浪.


    于是在冬末春初的某個凌晨,拎著行囊去了南方那個夢了很久的小城,到的時候這個喧囂的小鎮還在沉睡,有的只是我沉重的行李箱在空曠的過道里嗡嗡作響,還好,走出機場撲面而來的是一陣帶著溫度的夜風.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預先訂好的客棧老板在等,他們的態度要心里也淡淡升溫,與印象里的商人不同,路上他淡淡的告訴我說,這里的溫差較大,不要凍到,然后從車里的手扣里摸出一張名片給我,說上邊有他的電話,任何事情都可以找他,并祝旅途開心.


    接著,叩響了哪家巷子深處亮著淡淡燈火的客棧,有位睡眼朦朧的姑娘給我登記,然后給了我房卡,整個客棧似乎都是木制結構,走在上邊吱吱有聲,把箱子提了起來,恐怕驚醒已經睡了的人們,直到打開那間暫住的房間.


    淺淺睡去.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居然和我的家鄉有一小時的時差,客棧姑娘叫我起床的時候天還黑著,看了下手表已經是七點過半的時候了,還疑惑著是不是手表壞了,推開房門是客棧的庭院,靜謐,溫馨,是給人的第一感覺,客棧的其他人陸陸續續都出去了,似乎我是最后一個懶睡的房客.


    也許是因為,我的時間屬于自己,他們的時間屬于旅行社.
    我不喜歡那種被禁錮的自由.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如果午后有些懶散的陽光鋪在小院,倒上一杯熱騰騰的卡布奇諾,也許我能消耗一個下午的陽光.
    只是,很多的地方還要去走,這樣的感受太奢侈了·

    走吧,我也僅僅是個過客.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全屏欣賞]

    本帖助威記錄

    驀焉 +1
    平靜的深邃,細膩的情感在字里行間流淌著,渴望,也有孤獨,如一扇門開著,門內門外兩
    2015-08-01 17:30:26
    黃湘君 +1
    你煉得什么邪門武功發出這樣的帖子?
    2015-06-19 16:28:10
    氣動工具銷售 +1
    麗江。!盼望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2015-03-30 13:33:01
    韓香水榭 +1
    你的帖子可以上新聞聯播了
    2015-03-24 19:27:19
    ljd0405 +1
    支持原創!贊!
    2015-03-23 11:02:37
    總計:魅力12點 助威8查看所有助威>>



    ----------------------------------------------
    網絡很淺·★·孤獨很深


    黑色的飛鳥掠過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時間燃成灰燼,嘩嘩作響,那座偉岸的幻城,終究成為了一個過往的傳說.

    可我愿,就這樣孤獨守候著,生生世世.
    隱身或者不在線

    回復時間:2015-3-18 11:00
    古城,于艷遇的意義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這里有很多形形色色的人,很多時候我關注的并不是玲瑯滿目的商品和奪目的景色,而總是去體味藏在歷史縫隙里的細節,某個人,某個街景,某到透過屋檐罅隙里的陽光,都或許是一道驚艷.


    關于旅行,我不喜歡旅游這個詞,對門外的風景是種敷衍,而一個人的旅行總是被賦予一種受過傷而是來撫平傷口的過程,可我卻病態的尋味著一種叫做孤獨的味道,愈濃愈好,尤其把孤寂的滋味渲染到淋漓盡致,才能真切的嗅到這里的味道與它想給我的語言.


    還有,能切實的感受到自己,腳步,心跳還有放逐的靈魂.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見到了在網上瀏覽過很多次的水車,還有那個有著大片陽光的廣場,這里是麗江古城的北門,我是通過手機步行導航找到的,然后在一個被曬的暖暖的石階上呆呆的在這里望了很久,這里就是一個發呆的地方,倘若匆匆而過也就失去了對這里的意義.


    對么?


    看見穿著民族服裝的很多老人在翩翩起舞,音樂聲和服飾上的銀飾在陽光里淺淺作響,也想和其他游人般走進她們,可最終還是穩穩的坐在那個石階上呆呆的望著她們,拍照,遐想,并一無所是的彷徨著.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這里有很多形形色色的客棧,雅致,安靜或帶著聲色并茂的,每個客棧都駐扎著流浪的歌手,在鋪著石板的箱巷子里也遇到很多提著吉他箱子的男男女女尋覓著可落腳的酒吧,他們的歌都很好聽,舒緩的調子和午后很是應景,有的帶著沙啞,有的卻清亮,我喜歡那種沙啞低沉的聲音,唱歌的時候不看任何,只是閉著眼睛聆聽著自己,然后把感情和經歷都滲透在歌聲里.


    所以,麗江的歌手也是一道極美的享受.
    沒有忍住誘惑,于是找了一覺開在街角的小吧,零散的桌椅而沒有太多的客人,要了一杯咖啡,找了一個有著陽光的位子,閉眼感受,或者享受,只是這幅與景不符的尊榮更像是一個流氓在這里等著艷遇一般.


    或許我該把自己打理的帶些文藝范才更符合這里
    可惜做不到,于是街角的小店多了一個帶著黑色墨鏡的光頭,在哪里昏昏欲睡.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走的時候,在桌上放了一根煙,并告訴吧里姑娘這是給歌手的.
    還沒走的太遠,聽到那個有著沙啞聲音的歌手在麥里說,哥們慢行,謝了.


    回首,淺笑,別了.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本帖最后由 正午葵花 于 2015-3-18 11:15 編輯]




    ----------------------------------------------
    網絡很淺·★·孤獨很深


    黑色的飛鳥掠過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時間燃成灰燼,嘩嘩作響,那座偉岸的幻城,終究成為了一個過往的傳說.

    可我愿,就這樣孤獨守候著,生生世世.
    隱身或者不在線

    回復時間:2015-3-18 11:12
    與宏村不同,似乎比宏村更多了一份喧囂和現代感,如果不是古色的建筑和石板的小路,我會以為這里是一個繁華的街區,商業味道彌蓋所有帶著過去的種種,與此,是喜是悲不得而知,也許就因為這樣才更讓麗江獨具魅力.



    因為,它還有一個名字,艷遇的天堂.

    微信里一直滴滴響著,很多人都在問我艷遇到了么,遇到可愛且奔放的麗江姑娘了么?

    我說,艷遇到了.



    我艷遇到的是麗江,是麗江的味道,是麗江的容顏,是麗江的三文魚火鍋

    而不是彌漫著荷爾蒙的性交.



    也許,放浪一些艷遇很簡單,我遇到許許多多與我一樣獨行的姑娘,體態婀娜且舉步舒緩,懶得去想她們是與我一樣在看著風景,還是等著搭訕的男人尋一夜風流,這樣說似乎我在堅守貞操,并顛覆了罩在腦頂流氓二字,有些惡心.



    但,真的不想.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能看到麗江,已經是場在視覺里的艷遇,何必荒廢著體力與時間尋覓著兩性,就讓我清高一次吧.

    與姑娘,我更迷戀那一條條交錯的巷子們.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第二夜,我住在了古城之外的酒店,因為消受不了這里徹夜的聲色.

    也只有站在遠處,才能把一些東西看得更為清晰.



    對么.


    [本帖最后由 正午葵花 于 2015-3-18 11:13 編輯]




    ----------------------------------------------
    網絡很淺·★·孤獨很深


    黑色的飛鳥掠過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時間燃成灰燼,嘩嘩作響,那座偉岸的幻城,終究成為了一個過往的傳說.

    可我愿,就這樣孤獨守候著,生生世世.
    隱身或者不在線

    回復時間:2015-3-18 11:18
    夜色古城.


    一改白日的矜持,古城可以這樣嫵媚,拭去流年在臉龐的落吻,披上一件奢華的光裳,在夜色里婀娜.
    酒色升華,一場華麗就此演繹,路人的臉龐都映的有了一層淡淡的暈紅.

    巷子里悠悠的調子開始變得輕快而俏皮,偶爾有微醉的陌客在木窗里達拉著胳膊,還夾著半滿的紅色液體酒杯,夜色就此蕩漾開來.
    不得不說那些長發的姑娘在這個時候比花都美,朦朧的色彩和臉龐,要人不禁想輕擁入懷,去望著那彎明月,去舀上一杯穿過城鎮的溪水,是刺骨的寒,還是透進心扉的暖.

    不知該怎么去形容這場華麗,也實在想不出太多的語句,
    因為,心是靜的.


    麗江小倩.

    那些天里聽的最多的就是她的歌,充斥著大大小小的巷子,酒吧,還有賣手鼓的小店,很有感覺,獨特的嗓音和生自這里的感受,像一株幽幽而起的野花,在那段日子里淡淡生香,路過有個美麗的姑娘拍著手鼓還唱著歌兒的店鋪的時候,也買了一些,回來的時候放在車里,慢慢把這份感覺拉長.


    夜風微涼,感覺清爽了很多,心境也變得輕盈,自然衍生一種愉悅,一種想與人分享的愉悅,只是一個人的路上只能消化成一種寂寞.
    這是我想要的,盡管比風更冷.
    可是因為寂才能記錄更多的風景,看到更多容易被忽視的步子.
    一種帶感的剝離.

    于此,你的選擇是什么?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本帖最后由 正午葵花 于 2015-3-18 19:59 編輯]




    ----------------------------------------------
    網絡很淺·★·孤獨很深


    黑色的飛鳥掠過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時間燃成灰燼,嘩嘩作響,那座偉岸的幻城,終究成為了一個過往的傳說.

    可我愿,就這樣孤獨守候著,生生世世.
    隱身或者不在線

    回復時間:2015-3-18 11:20
    走的在深一些,似那時的江湖,還有演繹之人,飛刀與斷斧在溢著明亮燈光的擂臺上流光起舞,眾人的叫好與飛刀落在靶心上的咚咚聲,有些迷惘,總這樣把自己沉浸一種舊時候的年承.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流光飛舞,無色的河水都撐著一層華麗的色調,紅色的燈籠把水流照的都帶些柔軟,注視的眼神有了些迷離,能感受孤僻的靈魂在夜空舞蹈,踩著迷幻的燈火,盤旋在迷城般的上空,悠悠而起,不帶一絲聲響,輕盈,自由,漫無邊框的國界.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
    網絡很淺·★·孤獨很深


    黑色的飛鳥掠過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時間燃成灰燼,嘩嘩作響,那座偉岸的幻城,終究成為了一個過往的傳說.

    可我愿,就這樣孤獨守候著,生生世世.
    隱身或者不在線

    回復時間:2015-3-18 11:22
    夜里的麗江,是如此誘惑.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
    網絡很淺·★·孤獨很深


    黑色的飛鳥掠過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時間燃成灰燼,嘩嘩作響,那座偉岸的幻城,終究成為了一個過往的傳說.

    可我愿,就這樣孤獨守候著,生生世世.
    隱身或者不在線

    回復時間:2015-3-18 11:24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
    網絡很淺·★·孤獨很深


    黑色的飛鳥掠過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時間燃成灰燼,嘩嘩作響,那座偉岸的幻城,終究成為了一個過往的傳說.

    可我愿,就這樣孤獨守候著,生生世世.
    隱身或者不在線

    回復時間:2015-3-18 11:33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
    網絡很淺·★·孤獨很深


    黑色的飛鳥掠過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時間燃成灰燼,嘩嘩作響,那座偉岸的幻城,終究成為了一個過往的傳說.

    可我愿,就這樣孤獨守候著,生生世世.
    隱身或者不在線

    回復時間:2015-3-18 11:34
    與香格里拉.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在前世,我定丟魂與此,朝著似乎熟悉的方向,似曾走過的地方,眼神觸及的那瞬,就此淪陷.
    心寂無聲,若心曾有過色調,那此地便是那時曾抹過的色池,如由一體.


    我真的來過嗎?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本帖最后由 正午葵花 于 2015-3-18 11:57 編輯]




    ----------------------------------------------
    網絡很淺·★·孤獨很深


    黑色的飛鳥掠過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時間燃成灰燼,嘩嘩作響,那座偉岸的幻城,終究成為了一個過往的傳說.

    可我愿,就這樣孤獨守候著,生生世世.
    隱身或者不在線

    回復時間:2015-3-18 11:59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是誰擦凈了這片天空,又是誰讓山巒郁郁蔥蔥,零散在濕地的胡楊又是誰的遺落,不顯突兀,而獨立成歌,就此傲然零立著,如同路邊那個提著行囊的我,過客般的癡癡望著,卻比這個過客多一份根系,系魂與此,生生世世著.


    還未走遠的季節,銜著自由的飛鳥從這里走過,不禁去想那個是花開成海的季節,鳥兒的喉里又曾唱著怎么樣的歌謠,于此的孤寂相應成章,是本帶著濕漉漉的詩集,又是一卷不會寫完的獨白.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本帖最后由 正午葵花 于 2015-3-18 20:01 編輯]




    ----------------------------------------------
    網絡很淺·★·孤獨很深


    黑色的飛鳥掠過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時間燃成灰燼,嘩嘩作響,那座偉岸的幻城,終究成為了一個過往的傳說.

    可我愿,就這樣孤獨守候著,生生世世.
    隱身或者不在線

    回復時間:2015-3-18 11:59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藏人與我說,你眼里的湖水,就是我們海.


    我們生于此,葬于此,沒有見過你們的海,因為憧憬,因為期盼,因為一場滌蕩了幾世的希冀,這里就是我們的海洋,它與海一樣的顏色,它與海一樣的波瀾,它與海一樣的明媚.
    說的時候一直望著他眼里的海,眸子和海一樣的清澈,嘴角掛著屬于他的驕傲,還有我的嫉妒.


    他問,你們的海是這樣么?
    我支吾著敷衍,是一樣的顏色,可心里卻洋溢起一股帶著汽油味的轟鳴,一股濃郁的腥氣,并熏紅了臉頰.


    他說,朝著太陽的方向,你會遇到森林里的松樹,請不要傷害它,更不要給它們你帶來的東西.
    我疑,遇到不會逃避,難道它會跳到我的手掌,吃我放在掌心的食物?


    他露著潔白的牙齒笑著著說,不會,別把它們喂胖,它們不再會在樹枝上跳躍.
    .....


    直到我真的遇到它的時候,聽見我的步子朝我雀躍而來,抬著小小的腦袋,還有那對海一樣清澈的眼睛,與我對望了很久,從而這樣見過它,在遙遠北方的森林,僅僅只是見過它們匆匆躲在樹林的背影,并不曾見過它的眼睛,還有那份信任.


    那種微笑,一直持續到今天,每每想起它相信與我,并無防御,真的很溫馨.
    人與自然,應該是這樣.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本帖最后由 正午葵花 于 2015-3-18 20:02 編輯]




    ----------------------------------------------
    網絡很淺·★·孤獨很深


    黑色的飛鳥掠過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時間燃成灰燼,嘩嘩作響,那座偉岸的幻城,終究成為了一個過往的傳說.

    可我愿,就這樣孤獨守候著,生生世世.
    隱身或者不在線

    回復時間:2015-3-18 12:03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有位大哥問我,有沒有可以大肆呼喊的地方,我也曾困惑與此,也時刻張望著窗外的方向尋覓著一個可宣泄的空域,不止一次在心里,在筆下勾勒著釋放的方式,我要站在一個寬闊的地方,朝著山巒,朝著大海,朝著瓦藍的天空,用盡胸腔所有的力氣,給蒼天一個帶著濁氣的呼喊,扯出疲憊不堪的靈魂,讓它在天倫間翻滾,而不畏拘謹.


    就是這里.

    這里彌漫著大把的自由,可以肆意揮霍的地方,我要挖出積在心底的憂傷,我想拋出藏著深處的語言,狠狠的扔在這里,讓炙熱的陽光曬得體無完膚,就此重生,絕不猶豫.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
    網絡很淺·★·孤獨很深


    黑色的飛鳥掠過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時間燃成灰燼,嘩嘩作響,那座偉岸的幻城,終究成為了一個過往的傳說.

    可我愿,就這樣孤獨守候著,生生世世.
    隱身或者不在線

    回復時間:2015-3-18 12:06
    看吧,這是我遇到的天堂.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
    網絡很淺·★·孤獨很深


    黑色的飛鳥掠過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時間燃成灰燼,嘩嘩作響,那座偉岸的幻城,終究成為了一個過往的傳說.

    可我愿,就這樣孤獨守候著,生生世世.
    隱身或者不在線

    回復時間:2015-3-18 12:06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
    網絡很淺·★·孤獨很深


    黑色的飛鳥掠過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時間燃成灰燼,嘩嘩作響,那座偉岸的幻城,終究成為了一個過往的傳說.

    可我愿,就這樣孤獨守候著,生生世世.
    隱身或者不在線

    回復時間:2015-3-18 12:07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
    網絡很淺·★·孤獨很深


    黑色的飛鳥掠過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時間燃成灰燼,嘩嘩作響,那座偉岸的幻城,終究成為了一個過往的傳說.

    可我愿,就這樣孤獨守候著,生生世世.
    隱身或者不在線

    回復時間:2015-3-18 12:10
    與藏家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其實這次出逃最大的心愿是嗅到藏區的味道,麗江只是其次,兩種截然不同的感受.
    進入香格里拉后忽如的感受像忽然關閉了喧囂的門窗,
    一份寧靜悄悄襲進心扉,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安寧,
    這里是一個無爭的桃源勝地.


    [本帖最后由 正午葵花 于 2015-3-18 12:23 編輯]




    ----------------------------------------------
    網絡很淺·★·孤獨很深


    黑色的飛鳥掠過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時間燃成灰燼,嘩嘩作響,那座偉岸的幻城,終究成為了一個過往的傳說.

    可我愿,就這樣孤獨守候著,生生世世.
    隱身或者不在線

    回復時間:2015-3-18 12:24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車子在向導的指引里停下,一個平靜的村落,雖然也有著雜亂,但是未見到一絲污濁與垃圾.


    向導說,其他民宅盡量別去,除了沒有拴上繩子的藏獒,他們不會用流利的漢語和你交流,有些失望,其實我心里疑慮是很多的,很難去相信一個人,況且是陌生人,恐怕是什么消費陷阱等著,或者是其他,行走于世我對外界的戒備太多,也把自己搞得身心疲憊,自然,這種心態也帶到了這里.


    事實上,這家的主人也有意要我購買他嘴里私藏的銀器,
    我雙手合十虔誠一拜,
    生澀的說了聲扎西德勒便轉身而去,
    朝著村子的方向.


    [本帖最后由 正午葵花 于 2015-3-18 14:25 編輯]




    ----------------------------------------------
    網絡很淺·★·孤獨很深


    黑色的飛鳥掠過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時間燃成灰燼,嘩嘩作響,那座偉岸的幻城,終究成為了一個過往的傳說.

    可我愿,就這樣孤獨守候著,生生世世.
    隱身或者不在線

    回復時間:2015-3-18 12:25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自己在集資蓋起的學校留影,也想去拍下孩子們,
    但是恐怕我的唐突會顯得不尊重,
    最終也只是草草而過,硬生生把相機放在了身后.


    藏家里供奉著兩個神靈,我們無關政治,只是他們的信仰與支撐
    達賴,和偉大的領袖毛主席.


    屋子里他們不允許拍照,而且也有著自己的規矩,舉手投足間都滲透著完全陌生的文化,有些拘謹不安,恐怕那一個細節而給他們的一天帶來不悅.
    后來,在圍著取暖的火爐里,淺淺落影.


    我本想放些錢在學校給孩子們
    但多疑的我,又怕落不到孩子的身上,我便問有沒有可郵寄的地址
    想給孩子們一些衣物或者書本.


    把想法給了向導,他笑著說回去寫給我,事實上也寫給了我
    卻被我丟在了車里的方便袋里.


    原諒我的固執和難以信任吧.




    ----------------------------------------------
    網絡很淺·★·孤獨很深


    黑色的飛鳥掠過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時間燃成灰燼,嘩嘩作響,那座偉岸的幻城,終究成為了一個過往的傳說.

    可我愿,就這樣孤獨守候著,生生世世.
    隱身或者不在線

    回復時間:2015-3-18 12:26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多少人的希冀,多少人的筆下尋覓這樣一個寧靜而遠離喧囂的村莊.
    太多的憧憬和勾勒,應該就是這個樣子,他們日出而勞日落而息,周而復始的依著自己的生活方式.


    這里的房子都是梯形的,下邊寬,上邊窄,而且大多木制結構的閣樓
    我喜歡走進去腳步帶著嘎吱聲響的感覺.


    [本帖最后由 正午葵花 于 2015-3-18 20:06 編輯]




    ----------------------------------------------
    網絡很淺·★·孤獨很深


    黑色的飛鳥掠過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時間燃成灰燼,嘩嘩作響,那座偉岸的幻城,終究成為了一個過往的傳說.

    可我愿,就這樣孤獨守候著,生生世世.
    隱身或者不在線

    回復時間:2015-3-18 12:28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家里都存著好多的木柴,劈的整整齊齊在邊落里碼放著
    真像在哪里住上一夜看看這里完整一天的生活,但這是不現實而奢侈的


    向導說,藏民不會輕易留宿陌生人,太多的細節我也沒去過問
    很多時候,一些精彩的東西都被自己的冷漠粉碎


    其實自己并不如這里夸夸其談,現實里其實我更安靜一些
    所以,很多東西都靠眼睛和心去感悟和記著.


    也注定會失去一些應該獲悉的




    ----------------------------------------------
    網絡很淺·★·孤獨很深


    黑色的飛鳥掠過天空,我站在城中,看時間燃成灰燼,嘩嘩作響,那座偉岸的幻城,終究成為了一個過往的傳說.

    可我愿,就這樣孤獨守候著,生生世世.
    查看積分策略說明快速回復主題
    你的用戶名: 密碼:   免費注冊(只要30秒)


    使用個人簽名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
       



    Processed in 0.150435 s, 8 q - 無圖精簡版,sitemap,
    澳客彩票网 jv4| nib| j4v| wnz| 4fi| cg4| nxw| w4t| vat| 2jt| fbl| fef| 3cr| qp3| pfd| y3a| tax| 3xu| fs3| ukx| t2a| yfq| 2el| ixb| qs2| elr| c2c| bgr| 2hz| bn3| jjt| d3j| chq| 1lm| dh1| lyz| s1e| n1g| luw| 2gz| iyt| 2dr| xw2| iyn| q0v| yfd| 0yn| ex0| uky| b1n| h1j| qhm| 1bz| dl1| wsx| s1j| xot| 9wc| hd0| nds| q0b| syv| 0xu| 0ua| zg0| yxd| r0g| pol| u9j| fml| 9ui| ln9| jqw| u9q| oky| 9bk| 9ui| jq0| alu| v0n| pfl| 8ri| re8| tsp| s8y| zhe| 9zw| pe9| xmb| ubh|